轻触这里
关闭目录

深圳盐田政府在线

愿孤独的你总有星辰相伴,而我愿做这星辰——记盐田区盐田街道办救助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12

  2018年11月,盐田街道接社区工作人员报,某小区有一独居女性,有疑似精神障碍的表现,这位独居女性,就是今天的主人公芳姐(化名)。芳姐为外地迁入的户籍人口,原本和母亲还有保姆共同居住。大概在2018年4月的时候,再也没有见到她的母亲和保姆,再后来,发现芳姐将自己剃成了光头,还经常将自己家中的东西往外扔。芳姐住在超过20层的高层楼房,2018年9月“山竹”台风天期间,将自己反锁于阳台外面,直至物业发现报警,消防到场,通过撬门的方式才将芳姐救出。

  台风“山竹”之后,芳姐的状态越来越异常,常常在深夜大叫,大哭或敲东西。2018年11月,盐田街道开始介入关怀服务,社工与芳姐第一次见面时,芳姐满脸憔悴,但又十分警惕,头上、身上有多处出血点,疑是用针扎的痕迹。芳姐说经常有人和她讲话聊天,自己大喊大叫是因为家里的水温太低,洗澡的时候零下20度太冷,但有人要她通过这种方式自我治疗。后来继续与芳姐接触,逐渐了解到芳姐曾在女儿的陪同下到精神专科医院就诊,当时的芳姐不认为自己生病非常抗拒,甚至和女儿闹翻。后来芳姐女儿出国了,彻底断了联系。获悉芳姐的情况后,盐田街道工作人员多次走访,关注芳姐的生活状况、情绪状态。同时多次协调卫计部门、公安部门、民政部门等就芳姐的救治救助问题进行协商,并一直努力,多方协调,寻找家属。

盐田街道多部门联合协调工作会议

  2019年1月,芳姐在超市偷拿了东西却没付钱,与超市工作人员产生激烈冲突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芳姐自2018年以来,经常出现幻觉有人员指使她去偷东西,导致她多次在超市、市场偷东西,也曾因偷拿东西被抓而受到商家的打骂。芳姐的异常行为越来越严重,已危害到自身生命安全,且对正常的生活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为避免芳姐继续伤害自己,盐田街道联合盐田派出所,由社区工作站担任芳姐的监护人,对芳姐进行了送诊。

  送到精神专科医院后,因为芳姐的异常情况太久,症状过多,治疗难度较大,医生说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治疗。考虑到芳姐出院后的照料和生活问题,街道积极协调,联合盐田派出所,通过函件形式,寻求芳姐原户籍所在地派出所的帮助。在芳姐原户籍派出所的协助下,获知芳姐还有一个姐姐在深圳。经多方找寻,与芳姐在深圳的姐姐取得了联系。姐姐告知,芳姐曾自主创业,但已破产。公司破产加上母亲去世的连续打击,芳姐开始性格大变,并与家里人断绝了关系和联系。经多次和芳姐的姐姐联系沟通,姐姐愿意承担监护人的责任,但因自己家庭原因,实在无法支付高额的医药费。鉴于此情况,盐田街道协调多方部门,专门撰写情况报告,在上级部门的支持下,解决了芳姐部分医疗费用。

  出院后,在街道社工的帮助下,芳姐申请了相关医疗救助和福利补贴,最基本的生活得到了保障。在社工的陪伴下,芳姐逐渐理顺了自己的生活和经济问题,也重新和女儿取得了联系。现在的芳姐状态已经不同往日,头发长了,笑容多了,状态也越来越好。虽然生活仍面临很多问题和困难,但芳姐已经能够坚强的面对挑战。芳姐每次见到社工都说,非常感谢盐田街道精神卫生服务团队的帮助,让自己获得了重生,一定好好服药,好好治疗,康复好后再次投身事业,回报社会和国家。

当事人送来锦旗表示感谢

  芳姐的生活很曲折,经历了很多苦痛,但在所有的精神障碍康复者中,芳姐反而是相当幸运的那一个。没有人能够轻易接受自己有精神问题,精神病似乎仍是一个极具标签化、令人恐慌的病症。但精神疾病其实就像高血压一样,是一种越来越常见的慢性疾病。精神障碍患者经过治疗以后,一般可以稳定病情逐渐康复。更突出的问题反而是精神障碍患者的康复缺乏足够支持,社区康复体系还没建立或完善。

  当我们给病人一个诊断的标签,对治疗来说是必要的,但对于“病人”本身而言,这个标签既是他们重生的标签,也可能使他们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,如果能忘记他们头上的标签,如果社会能真正接纳他们,摘下“疯子”的帽子,给他们多一些理解和关爱,也许他们会走得更远更好。

(盐田街道综治办 唐婷)

扫一扫在手机上打开当前页

×